深夜回家,女友倒在血泊中……17年前的杭州八丈井命案破了 新闻联播
“你有两个儿子,都做爷爷了,你记不记你杀掉的那个人,她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!”  听到这句话,还故作镇静老赵突然沉默,他面对家人和千里迢迢赶来的警察,失声痛哭起来。  等情绪稳定后,老赵断断续续回忆起17年前他犯下的那状命案,“有些场景做梦都会想起,这么多年过去,还是像刚发生一样在我脑海中抹不掉!”  八丈井出租房内  失足女倒在血泊中  八丈井位于上塘路香积寺路附近,现在的八丈井地区,都是地铁和住宅工地,但在17年前,拱墅八丈井还是一片凌乱的城中村,在一些偏僻小巷,还有一些站街的失足妇女。  2001年6月19日凌晨5点多,拱墅警方接到报警,八丈井一间出租房里,发生一起凶杀案,34岁的女子王某倒在出租房的床上,头部被钝器所伤,血流一地,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。  民警发现,王某生前从事过卖淫行当,事发的那间出租房,大约10来个平方米,里面只有一张床、一张餐桌。周围的邻居告诉民警,每天都有许多男子进进出出,大多进去十来分钟就出来了。  报警人陈某告诉警方,他知道女友的工作,但因迫于生计,也没有劝阻,他们本想等再挣一点钱就离开杭州,找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结婚,但是事发那天凌晨,他回到出租房发现,女友倒在血泊中,浑身是血。  警方通过调查了解到,王某在老家有三个孩子,还没跟之前的丈夫离婚,他们排查了所有可疑人员,都没有作案嫌疑。  民警认为,王某是从事色情行业的,地点就是该出租屋内,该案极有可能是因嫖资纠纷引起的凶杀案。但当时侦查条件有限,也没有监控设备,案发现场周边建设工地较多,人员情况复杂,流动也较频繁,一时间侦查工作陷入僵局。唯一的线索就是,现场提取了一些可疑的生物痕迹,但因当时条件受限,也没有办法甄辨出犯罪嫌疑人。  被派出所盘查多次  真假身份证掺着用  距离凶案发生已经17年了,沉积的案卷已经泛黄变脆,这起案件似乎一直没有关键性进展。  直到今年10月,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在梳理积案的过程中,突然找到了一些“蛛丝马迹”。  警方发现,以往全国有几名男子录入警方的生物痕迹,均与2001年6月19日八丈井凶杀案现场的指纹惊奇地吻合。  但在警方资料库中,相同的指纹却对应着不同的身份:有时候叫王某,有时候叫赵某。民警经仔细分析确认,这些指纹信息都是各地警方在正常巡逻、治安盘查中留下的,留下指纹的当事人使用了不同的假名字、假身份证!  经过一步步推敲后,警方确认,留下相同指纹的此人为同一人,其中有两次报的“赵某”身份信息应该为真,而其对应的地址则是“河南省新蔡县”。侦查民警大胆猜测,嫌疑人应该就住在河南省新蔡县。  2018年10月9日,拱墅分局刑侦大队民警赶往河南省驻马店、新蔡县等地进行调查,并成功确认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信息:赵某, 55岁,男,河南新蔡县人。  民警说,赵某近几年从事水泥、瓦工、水电、犁地等工作,已育有两子,两子均已成婚生子。最近,正是北方秋收后的犁地农忙时节,赵某最近一直在用拖拉机帮亲友犁地。  10月11日,在当地公安协助下,民警在赵某家附近布控。  中午近1点时,赵某犁完地,驾驶着拖拉机回到家门口,准备停车进屋内吃饭。民警鱼贯而入,将其控制并抓获。  嫖娼后起争执  凶手痛下杀手  刚被抓时,老赵试图挣扎,质问民警为何抓他。当办案民警告诉老赵他们来自杭州时,老赵沉默了,神情变得明显紧张了起来。  民警再三讯问他,是否来过杭州,他摇头回答说,“我没去过杭州。”  “听村里人说,你这个人真的很老实善良,亲戚邻居叫你犁地,但拿不出钱,你都笑笑作罢,说不要了。你当年是不是太冲动了,才做出什么傻事来?”民警再问,老赵还是沉默。  “你有两个儿子,都做爷爷了,你记不记你杀掉的那个人,她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!”  听到这句话,还故作镇静老赵突然沉默,他面对千里迢迢赶来的警察,失声痛哭起来。  “是我干的……”断断续续的,老赵开始回忆17年前那不堪回首的一幕。  审讯的2个多小时里,当民警把对老赵事先掌握的情况逐渐讲出时,老赵终于按奈不住情绪,失声痛哭了起来……  老赵交代说,那年他30多岁,独自一人在杭州。一天凌晨,他以找房子为由跟随一女子进入一出租房,进房后该女子即表示,要求赵某支付50元钱即可发生性关系,老赵同意后,便与女子发生了性关系。  事后双方因为嫖资纠纷引起争执,在争执过程中,老赵用锤子击打该女子,该女子倒在床上,随后逃离现场。  犯案后,老赵当天就乘坐大巴返回河南老家,之后也外出做过水泥瓦工。案发几年后,迫于生计,老赵也曾来过杭州继续打工,但因害怕被抓,所以一直都是用假名字。  至于案发地的八丈井路,老赵已经完全不记得。“我只记得,杭州有个叫卖鱼桥的地方,我好像走到了卖鱼桥的东面不远的地方,碰到这个女人了。”  “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死是活,但我后来一直很懊悔,我为什么做这种事情。”老赵哭着说,因为害怕回忆起这件事,他此后虽然多次来杭州打工,但再也没敢去过卖鱼桥、八丈井一带。  而今,八丈井一带都已经拆迁,当年的案发地出租房已经不复存在。  老赵被刑拘后,当地民警先电话通知了老赵的儿子,叫他来一趟派出所。“什么?杀人犯?不可能吧?你们是不是骗子啊?我爸是个好人!”电话里,老赵儿子难以置信。  近日,赵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,这桩17年的命案也宣告侦破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